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姹紫嫣红@阿愁 

@宝批龙 太太的叶蓝本收到了!
产粮的太太是天使!

关于网剧化,希望大家都来看看。

不具名:

【被叫老师了我担不起呀TvT!声明本体属于撰写的妹子不属于我,修改和添加删减属于我。只是个有时间看着的搬运工~


【【【【【新鲜出炉的长微博wb地址:http://weibo.com/5563106261/F7xT93hhe?type=comment#_rnd1497318777934】】】】】


麻烦大家再转一次啦!


 


【【大家抓紧私信各家太太,让太太选好lof专有的商业保护标签和禁止二次引用防止有人盗文盗图!!!(虽然可能也防不住但是先上道锁总是好一点】】


【负面情绪发泄建议不打tag,免得两边都心塞


(说给四处维护的小伙伴:尽量保持讲理的语气跟大家沟通,可以换位思考一下怎么样能漂亮的说通。尽量不要骂人


【书版剧版tag分离,剧版暂时定为#电视剧全职高手#,在书tag看到剧相关在评论给请去剧tag。请不走的积极举报,辛苦大家了】


两边都发一下。为了我喜欢的那个作品那些人,必要的努力还是要做。
听闻全职高手要影视化,作为一个萌了好几年的全职粉,有一些请求:
首先,我了解影视化的必要性和影响力,也尊重所有人,包括影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的劳动成果。
但是也正是因为影视化会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作为一个纯粹地喜欢着书中的角色的小粉丝,我希望能避免所有和三次元相关的纷争,相信这也是各位演员的粉丝们不愿意看到的。
全职高手的粉丝们在lofter已经发展了好几年,这里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一块地方,这里所有的tag都是每一个粉丝的心血,是对于全职高手这部作品和里面所有角色的爱,我希望无论影视化结果如何,我们都能够保留住这块净土,让虫爹的全职和所有角色的喜爱者们永远有一席之地,有家可回。
因此,我呼吁大家,无论对影视化满意与否,都不要将纷争带到这里来,和影视剧相关的讨论(包括截图、讨论是否满意、是否合适、吃糖、感叹等等),都请在角色或者cp名前面加上官宣以后剧版决定使用的剧版tag(目前暂定为#电视剧全职高手#),和现有的tag分开来,不要带现在的tag,因为角色永远只是角色,只存在于书中,永远不可能和任何现实中的人等同!因此无论你的态度如何,都请给这些纯粹的角色粉丝一些空间,保留我们耕耘了好几年的这块净土,感谢所有理解的人!
为了防止奇怪的人阴谋论和懒癌发作就大号上了,总结重点:
1 原作tag与剧版tag严格区分,所有影视剧相关讨论请走剧版tag。
2 不要在角色tag下讨论演员演得好不好。角色是虚拟人物,无论演员演得好不好,也不是那个人,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3 不要在cp的产出中使用任何演员和剧版相关私设,容易让人二三次元不分。如果有,请走剧版tag。
4 原tag不接受融入真人元素的产出。请不要同时打原作tag和剧版tag。


【先换成宣传稿写的tag了。有变动再修改(再次赞美lof


【单人tag取人气top榜的五位加沐沐


【欢迎各cp自行复制发布,因为转载换tag不算,必须发新的。所以建议原封不动发这条,带你想带的tag。为了集中热度请附上这条的链接鼓励大家过来点红心蓝手


【鼓励转载,鼓励任意平台扩散】


各cp声明(已取得同意):


致喻黄TAG与影视化后TAG管理的相关建议


http://icelsland.lofter.com/post/1ea4372a_101cf8ac


【周叶】关于影视化与周叶tag的一些倡议


http://zhouzhongyouye.lofter.com/post/1ee9fe4a_101db0a9


全职高手守护#叶黄#小分队,公告


http://qzgs05290810.lofter.com/post/1eea20fb_101cf913





【评论里用任何形式提到演员名字的我都会删除,保持割裂


【不管是在微博还是在lof,大家尽量不要提及演员任何形式的名字(包括黑称)。就算是骂他也是算热度的。放置最好


【【【【如果不及时分割清楚,原作tag被侵蚀乃至彻底吞没,只是时间问题。不要以为这是夸张,原作被影视版吞没的前车之鉴实在太多。希望大家理解。】】】】这次的影响会持续很久很久,大家在不影响生活的同时警惕好是最好的】】】


【Q&A体,聊一下为什么我圈要分离tag


http://shudeng233.lofter.com/post/1eea1291_101e3c44#userconsent#


书粉爱书里的叶修,演员粉爱演员诠释的叶修


http://mushroom1.lofter.com/post/354c40_10247ab3





太太们被盗图链接:


 @一座城池 盗图po1经过20来小时删除


6.13,18:51更新https://m.weibo.cn/1886419032/4118114277233518【wb昵称为小W


 @向春分 盗图po已删除【wb昵称为阿音


作者wb昵称:小六_想吃番茄啊。https://m.weibo.cn/status/4117871841425012?luicode=20000061&lfid=4117882738154349&featurecode=20000180


 @推定隔离 http://presumption-of-isolation.lofter.com/post/27ac80_101cac67这个太太的图大概是被做成模板了频繁被盗用,大家在这条声明的评论里找链接吧,平时也记得留意


6.15更新 @琰寺 https://m.weibo.cn/status/4117871837650826?luicode=20000061&lfid=4118114277233518&featurecode=20000180wbID同lof




 @草莓啤酒沫儿 GN收集的盗图链接汇总:http://berrybeer.lofter.com/post/1e9dc188_101ca5ef


方便的小伙伴麻烦点开链接赞转评一条龙+举报


7.10上午被屏蔽,已解除


7.11晚上10点左右被屏蔽,好像还没恢复。大家能看到这条吗?(7.12 14:25解除屏蔽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微博地址


《全职高手》真人化消息传出后,我们和许多同担一样担忧、困惑、迷茫。争议之下,我们也看到对许多对叶修形象、人格的误读。我们想要解开这些误读,专注原作来使爱意长存,而非以任何名义或目的去丑化、矮化角色,反成为伤害角色和原著、刺伤同担的刀。本微博仅对话原著粉,不针对任何演员及粉。


本LO欢迎大家随意转载,站内、空间皆可,微博请走首行链接,为转发贡献一份力。

感谢每一位爱意长存的同担,也愿每一位同担都爱意长存!


记录:2017.6.20 15:48 屏蔽解除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薛洋x晓星尘】锁麟囊

好吃的刀子

PADARISE.:

|・ω・`)我爱这个文…特别好吃的刀子。


空明box: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




《魔道祖师》衍生同人




短篇完结,八千字+




封面图感谢 @JING-天若灵犀 ~




有一段时间痴迷京剧,最喜欢的就是张火丁老师版的《锁麟囊》,那时候只会跟着唱两句,如今仔细看过唱词,才知道一段人生皆在其中。但愿我这个小小的故事,也能令人有一星半点的感触,那我就再开心不过了。




——————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渗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他再次遇见晓星尘时,年方五岁。




距离义城一役已过了许多年,那段往事久远的就像是一个传奇,被时光弃置在某个角落里,落上了经年的灰。当年的动魄惊心,今时就连茶余饭后也不再有人提起,因为毕竟都是往事了。




那真的是非常漫长的一段岁月,久到薛洋尸骨成灰,宋岚青丝化雪,久到晓星尘从一片混沌中苏醒,借着虚空中一股不知名的灵魄之力再塑仙身,重回这滚滚红尘。




人生百年,转眼倥偬,他与旧友斟一壶清茶两两对望,他添了沧桑,他却一如初见,相顾无言,泪已千行。




恍惚间,竟不知今夕何夕。




沉默许久,晓星尘抬起眼,眼底闪烁着漫天星河,比过往更加明亮。




宋岚满怀感慨:“我曾为你的眼睛内疚了许多年,没想到如今你复生又复明,实在太好了。”




白衣道长瞳光流转,缓缓从怀中一白一黑两把宝剑身上掠过,一把清丽洁白、冷如霜花,一把通体乌黑、天生不祥。




他轻声说:“前尘皆忘,就不要再提。”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那怕我不信前尘』




晓星尘早已下定决心出外云游,自然没有过多停留,他婉拒了宋岚的盛情,宋岚见他去意已决,也不好强求,只能送他一程。




行至郊外时,他们不偏不倚,竟又遇见了那个命中的劫数。




劫数看上去只有五六岁,还是个伶仃稚子,却被一路拖行着往荒野走,满身鲜血,奄奄一息,很可怜的模样。 




“请问,这是怎么了?”晓星尘心底仁善,立即上前拦下了村民,宋岚长眉一蹙,显然是不愿见这样血淋淋的场面。




但晓星尘终归是拦下来了,于是他们听到一个添油加醋的乡村志怪故事,地上拖着的孩子是天煞孤星,他是遗腹子,母亲生产他时胎位不正,耗到油尽灯枯,母子二人都不幸身死,他没了气息半个时辰,竟然又突然哇哇大哭,死而复生。村里半仙说这孩子前世造孽太多,今生命格孤煞、亲眷疏离,是个祸星妖孽。




多亏村民心善,容忍他百家饭千家衣长到八岁,也不在意他个性孤僻古怪,可他实在命运不济,前几日竟然招惹了瘟疫,病的半死不活,再不处置恐将村民都染上,只得拉到荒郊野外去,一把火烧个干净,免得让他再为祸世间。




孩子躺在地上,慢慢喘了一口气:“你们最好、最好现在就杀了我,杀不了我,我会让你们都死的很难看的。”




他的声音很低,已是油尽灯枯之兆,但口吻却是那样轻佻而笃定的,仿佛陈述的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实。晓星尘对上他的眼,亮的令人不寒而栗,写满了阴狠与怨毒,像是荒原上最后一匹游荡的孤狼,随时都准备拼个鱼死网破。




他满脸泥污、蓬头垢发,其实是看不大清脸貌的,但那样一双熟悉的眼睛,令宋岚不由得浑身一震,拂雪腾地出鞘,剑指稚子眉间,咬牙道:“……竟然是你。”




孩子不甘示弱,用尽最后的力气瞪回去,眼神陌生而凶狠。




这个孩子有一种让人憎恶的气息,那是属于某种冷血的、恶毒的动物,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某个被诅咒过的名字。




——薛洋。




他不怕死的挑衅更是引起了村民的怒火,恨不得当场将他打死,然而晓星尘拦在他们前面,半屈下膝,向着低到尘土中的稚子伸出了手:“把这个孩子交给贫道,是妖是邪,由贫道来辨。”




孩子不握他的手,只是冷冷的盯着他看:“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晓星尘偏着头微微一笑,容光璀然,目似晨星,孩子怔怔瞪大眼,心中怅然生出一种陌生的怀念。




趁他走神,晓星尘当即反手一掌,劈晕了他。




 




『分我一枝珊瑚宝,安他一世凤凰巢』




宋岚不喜欢这个孩子。




那时候宋岚已经不年轻了,眼角额上也早已爬上层层岁月痕迹,他仍是凛然正气的傲雪凌霜,晓星尘也依旧清风朗月,眉眼如初,但彼此都默契对少年时的梦想绝口不提——他们曾那样残忍地直面过人性最阴暗与恶毒的一面,也曾刀剑相向、口出恶言。纵然薛洋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罪责,但裂痕将永远横亘在他们之间。




他们终归回不去了。




晓星尘垂下眼,不再去想那些。将孩子面上血污擦干净了,露出一副秀致的眉目,他竟然是一个出奇漂亮的孩子,难怪就算被断言命格孤煞,也有大姑娘小媳妇愿意施舍他一口稀粥。




“像他吗?”晓星尘突然开了口。




宋岚一时没会过意,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恨恨道:“……虽然不像,却一样令人生厌。”




晓星尘微笑起来,榻上的孩子仍然昏睡着,长年的饥饿与疾病让他的身体虚弱异常,薄弱的小小胸膛艰难地起伏着,一下、一下……脆弱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死去。




但是最致命的,却并不是这些耽于表面的病痛。




“已经转了一世,长得和上辈子不像,也正常。”




“听我一句劝,别再被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糊弄了。上辈子他那样坏,这一世也不会是个好人的,你难道非要等他再害你一次才知道后悔吗?”




“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晓星尘平静地说,“他的魂魄不全,生来就是要受苦的。”




“他的气息颤抖,体质虚浮,且命带凶煞,的确是早夭之象,这些我都知道,可你难道忘了薛洋上辈子是怎么样的?他屠尽常家满门的时候,也不过十五岁。”




“ 他的上辈子活得很糟糕,但这辈子是个干干净净的新生,还没有犯过错。”晓星尘伸手托住额头,望着孩子的睡相,唇角浮起一个浅淡的笑意,“既然这辈子我早早遇见了他,就不会让他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他前世秘法邪术用的太多,魂魄承担不起,早已大有损伤,死后堕入轮回,转世投胎后逐渐衰减,今生注定活不过十八岁。”




宋岚愣愣地看向晓星尘。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晓星尘面无表情。




“因为我的魂魄,就是他用禁术招回来的。”




宋岚面色一变,晓星尘像是浑然未觉,慢慢地说:“我相信人性本恶,但我也相信我自己。”




宋岚目光复杂的望向那一黑一白两把宝剑,长长叹了口气,没再出声了。




『这才是人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他与宋岚谈了很久,黑衣道长终于服了软,临走前嘱咐他,如有危难,一定要立即知会他。




晓星尘一一应下,送别故友离开,再返身回房时,孩子已经醒了。




“你什么时候杀我?”见他回房,孩子立刻警戒起来,强作镇定的抢问。




“要是不杀我,你就放我走。”




他的喉咙受了伤,说出来的声音嘶哑艰涩,像是砂纸在刀锋上刮过。晓星尘蹲下身与他对视,孩子下意识地一抖,立刻连滚带爬地缩到床角戒备地瞪视他。




“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放你。”晓星尘靠着床沿坐下了,侧着头很温柔地一笑,“从今往后,由我照顾你。”




“我身上什么也没有,你得不到好处的。”孩子很谨慎,仍旧不肯靠过来。他像只受过许多苦的小兽,尚未长出自卫的獠牙利齿,只能依靠本能躲避伤害。




晓星尘从衣袖里摸出一颗糖果,放在掌心给他看:“我不会伤害你,你过来,我就把糖给你。”




男孩子面上闪过嫌恶的神情,皱着眉头道:“我最讨厌糖。太甜了。”




“你怕甜,越显出你人生的苦来吗?”晓星尘了然地微微一笑,正要把糖果收起,却冷不防被孩子扑了过来,一把抢走手中糖果塞进嘴里,兽似的白牙咬得糖果咔咔作响,他恨恨地瞪了晓星尘一眼,嘟着嘴不肯说话了。




晓星尘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孩子乱糟糟的头发。




“以前的日子不必再提,从今天以后,你就叫薛洋了。”




“薛洋?”他僵硬地念了一遍自己的新名字,眼底忽的掠过一抹暗色,白森森的牙在月下闪着冷光。




“道长,我最后说一次,你现在不杀我,将来一定是会后悔的。”




晓星尘淡然一笑。




他说:“好,来日方长,我拭目以待。”




-




最开始他们的日子过得磕磕绊绊,主要是薛洋心里别扭,不肯听话。他像只养不熟的小兽,随时想着要逃走,他们住在山里,地形晦涩崎岖,往往都是到了天黑,迷了路的薛洋被晓星尘拎着衣领带回来。




他逃不走,索性就住下来,想方设法给晓星尘找麻烦,晓星尘性子温和柔顺,面对小孩子家幼稚的挑衅只是微微一笑,不接招也不生气,薛洋一腔愤懑挥出去,宛如落在一团轻飘飘的云雾上,想闹都闹不起来。




日子虽然有些小波折,但岁月静好,这样细水长流的过下去,在乱世中已算弥足珍贵。




-




过了一段时日,晓星尘又一次集市上回来时,给薛洋带了一件小小道袍。




衣袂如雪,剪裁适身,和晓星尘身上那件是相同的制式。薛洋皱着眉头苦大仇深举起衣服看了半天,说:“我又不当道士。”




稚子被好好喂养了一段时日,逐渐盈润起来,露出一节藕似的白嫩手臂,盈盈发着光。




晓星尘道:“子琛所言非虚,你穿上道袍,的确有七分像我。”




薛洋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难看地噤了声。晓星尘装作浑然不觉,慢慢给薛洋穿上了洁白如雪的道袍,最后垂着头为他系腰封的时候,薛洋突然说了一句。




“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晓星尘整理了好了衣裳,为他拍平衣服上的褶皱,说:“就当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吧。”




“……好吧,你要养我,那就养着吧,横竖我不吃亏。”他咬着牙抵抗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输给了无尽的温柔,选择了退让与屈服。他上辈子没被人爱过,以至于从此遇见一点温情都恨不得飞蛾扑火,即使魂飞魄散也想多贪恋一刻。




哪怕梦总是要醒的。




隔了一会儿他问道:“既然以后我们要朝夕相处,你总得给我个称呼,你叫我薛洋,我叫你什么?”




晓星尘支着下巴,仿佛是在思考,然后微微笑了一下,说:“名字不过代号,就叫我道长吧。”




薛洋没出声,眼瞳黑沉沉的。




『在此间遇水患痛苦受尽』




他十二岁。




薛洋的叛逆期来的太早,到了真正叛逆的时候反而柔顺起来。他越来越听话,越来越粘人,多半也因为身体的缘故,常年的病痛消磨掉了他的锐气,他再不能像当年那样恣意妄为了。




那时候薛洋的身体已经开始显出衰弱的征兆了,每到夜晚,少年都会在痛苦中挣扎着醒过来,蚕丝般细密而缠绕地囚困住他,虽然不是痛的无法忍受,却怎样也挣脱不开。




他怕痛,怕死,甚至怕黑,什么都怕的不得了,也实在是因为这几年被晓星尘宠的太过,导致他一点苦都不肯吃,一点委屈都不能受。少年第一次被散魂之痛惊醒时,哭嚎声撕裂了半个夜空,晓星尘守在他的榻前,任凭孩子的眼泪打湿他的手掌。




“道长,我会死吗?”




他睁着一双水雾迷蒙的天真眼睛,浮着一层薄弱的水壳,轻触即碎的。他不懂事,撒娇求哄的意味其实远大于恐惧,但晓星尘没有哄他,因为心里清楚知道薛洋的残魂之症只会一天比一天更严重,瞒也瞒不过的。




薛洋的脸颊埋在他的手掌心里,半天得不到回答,终于哭累了,迷迷糊糊睡过去。




次日练剑的时候,晓星尘破例让他坐在一边休息,孩子巴不得偷懒,笑嘻嘻捧着脸坐在树荫下看着白衣道子舞剑,看了一会儿不耐烦了,扁着嘴撒娇:“道长,我好无聊呀,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霜华雪光一闪,倏然回鞘,晓星尘果然坐到了他身边,要给他讲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少年。”




这个开头没什么意思,但薛洋也不在乎,毕竟晓星尘肯讲故事就是天大的好事,再无趣他也会配合拍手叫好。




“他年纪不大,本事却不小,十五岁那年,杀光了一户人家上下五十口。”晓星尘很平静地讲下去,“后来,他成了一个大魔头,人人都想杀了他。”




“然后呢?”




“然后他就被几个大侠杀了,死无全尸。”




薛洋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说:“原来如此,真好玩。”




晓星尘微微一笑:“你呢?你要是遇到这样一个魔头,你想不想杀了他?”




“道长都说是魔头了,那当然要杀了。”




“可是,他其实身世凄惨,从小被人打骂,吃了很多很多苦头,他之所以那么坏,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教过他,”晓星尘看着薛洋的脸,“如果是这样,你也想杀他吗?”




薛洋莫名其妙地盯着晓星尘看,很迷惑不解的样子:“他们要死要活随他们去好了,关我什么事?我只要道长和我过得好就行。”




见到晓星尘眉头蹙起,像是不快的样子,薛洋见风使舵,立刻机灵地补上一句:“我错了,道长说他该死,那他就该死无葬身之地,道长说他是好人,那他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好人。”




薛洋歪着头活泼泼地笑着,那少年人盲目的倚赖、天真的残忍,都令晓星尘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他没有一点自主的决断,善恶正义全都脱胎于陪伴他长大的人,假如这一世薛洋仍旧遇人不淑,他必定又将生成另一个混世魔王。




晓星尘突然用力握住了少年的手,沉默了好久才说。




“还好我遇见你了。”




薛洋似笑非笑:“遇到了道长,我也很高兴。”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雨水淅淅沥沥地敲在窗玻璃上,在春日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那年薛洋十五岁,男孩子正值发育时期,清晨睡在床上,几乎都能听见骨头拔节的轻微声响。




晓星尘守在榻边,看着少年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头蜷缩成一团,生来残缺的左手死死地抓住晓星尘的手掌,像是溺水的人抓紧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他强忍着魂魄不全带来的巨大痛苦,每到夜晚都痛得心胆俱裂,仿佛灵魂被撕成粉碎。这种症状随着他的长大越来越严重,许多次他都痛到休克昏迷。




晓星尘不说话,他握着少年的手,一言不发。




-




他从来没有隐瞒过薛洋什么,包括因灵魄不全而注定早夭的命运。少年人听了以后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某个暮色袭来的黄昏,薛洋坐在茅屋门口,托着腮看着远处连绵无际的山脉,说:“我不怕死的。”




晓星尘静静地看着他。




少年的眼中倒映着一轮金色的夕阳,很轻很轻地说:“只是想到我死了以后,道长还会遇到很多人,也会待他们这样好,我就觉得很嫉妒。”




“不会的。”晓星尘浸在落日金黄的余晖中,清朗眉目也像染上一丝怅然,他抱着霜华,缓慢而坚定的说。




“以后再遇见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




夜晚总是格外漫长,大概是因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等到熹微的天光终于地照亮了漆黑的房间,晓星尘才感到手掌上传来的握力慢慢放松了下来,他抬起眼,看见少年人紧紧闭着眼,汗水珠子般从苍白的脸上滚落下来,略带戾气的眉目笼着一片厌世的薄雾。




他低低的喘着,像是个久病的老人,因为心知自己时日无多,反而对生死看的格外淡薄。他拽了拽晓星尘,示意白衣的道长靠近来借他一个肩膀。男孩子其实已经生的很高了,不同于晓星尘的清癯,他是一种病态的消瘦,靠着晓星尘的时候,坚硬的骨骼硌得人生疼。




薛洋自己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早就不是儿时温软香甜、臂似嫩藕的稚子了,这个年纪再撒娇也很尴尬,少年有点畏缩地盘着长腿,不敢把全身的重量再肆无忌惮的压在晓星尘的身上。




晓星尘感受到薛洋的退缩,于是微微笑了一笑,也偏着脑袋抵着他,两个人像是一对骨血相连的亲生兄弟,在春日的雨夜中互相依偎。




他们听了好一会儿雨,薛洋才轻轻的开了口:“道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我死了之后,你会去做什么?”




“未来的事谁知道呢,大概是带上霜华,四海为家吧。”晓星尘在朦胧的天光中轻声说,“……又或者,去完成我当年的梦想,结识一两个知交好友,和他们一起创立一个门派——一个没有偏见、不在乎出身的理想世界。”




   “要是没有我,你现在就可以去做这些了,”薛洋问,“你不觉得我是个累赘,拖累了你吗?”




“世间上的这些事,在我眼里并无轻重之分。”晓星尘看着虚空中的一点,像在凝视着某个不知名的故人,“能够看着你这样平安无虞地长大,我觉得很满足。”




“但我很快就会死了,不管我长成一个谦谦君子,又或者长成一个混世魔王,我都活不过十八岁,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对我来说,或许只是一段岁月,对你来说,却是一次人生。”晓星尘说,“你长成一个混世魔王,吃很多苦、杀很多人、被很多人恨,到了临死前,回想这一生都过得很痛苦,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道长,你对我这么好,我会舍不得死的。”薛洋把脸埋在晓星尘的颈窝里吃吃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晓星尘发现肩膀处一片湿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青年人躺在病榻上,面色苍白,呼吸微弱,当年他来时是这样的,如今他要走了,竟然也是这个模样的。




他很缓慢地呼吸着,青年人薄弱的胸膛上下起伏。一下、一下……像是下一秒就会死去。晓星尘坐在床边静静地凝视着薛洋苍白的脸庞,眼睫低垂,面无表情。




青年慢慢地挤出一个微笑,神情有一瞬间的茫然,唇角不自觉露出一颗稚气的小虎牙,分明还像个孩子。




晓星尘一言不发,静静等他开口。




他像是挣扎了很久,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轻声说:“晓星尘。”




梦终于要醒了。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薛洋缓慢地喘着气,他的五脏六腑都像被揉碎拧烂再重新缝合,连呼吸都痛的撕心裂肺,但他浑然不觉,只是很专注地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轻轻说,“我是薛洋。”




晓星尘缓缓垂下眼帘:“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薛洋转眼看他,然后露出一个笑容——那是薛洋惯用的,恶劣而不可一世的微笑,唇角微微一勾,露出天真的虎牙,像是懵懂而无心机,又像是恶毒到了极点,随时想着择人而噬,“我不是什么投胎转世,我就是薛洋!我走了太多邪魔外道,又被人打得魂灵凋落,所幸天不亡我,我游荡多年,终于在魂飞魄散之际遇到了这具刚死的身体,拼着一口气,夺舍上了身。”




他绝望又张狂的厉声大叫:“要不是我法力全失,这具身体又残破不堪,我早溜出去杀人了!道长,你真可怜,上辈子已经被我毁了,这辈子却还要和我这种人纠缠不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恶心透了——可你怪谁呢?我劝过你杀了我,是你自己不肯啊!”




晓星尘平静的望着他,眼睫微抬,目光虔诚慈悲似万重法,遇者可获无量功德。




薛洋心头一颤。




他不敢置信似的、很慢很慢的说:“……难道这些,你也都知道了?”




晓星尘唇角扬起一个很温柔的微笑,就像过往那些日子安抚黑夜里惶恐而绝望的少年那样,他温和的笑了:“我都知道。”




在他死后的漫长岁月里,薛洋崩溃、尖叫、发誓要杀尽天下人为他陪葬,但最终他只是翻遍古书异录,以心头血作引,自散一魂三魄于虚空中招寻晓星尘的亡灵,在许多许多个漫长无光的夜里,他躺在法阵中瑟瑟发抖,感受着生命与热一点点从身体中流失。他不怕死,却害怕即使魂魄散尽,那个人也永不归来。




“你知道我是薛洋,为什么还要留下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是个多恶毒的魔鬼吗……”他的声音发着抖,不可置信地望着晓星尘平静的脸庞,到最后,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眼泪顺着脸庞簌簌地往下落,“你应该恨我的……”




他望着青年人悲恸的脸庞,思绪却不合时宜的回起很多年前,宋岚问他,你为什么还要和这种人纠缠?




那时候他没有回答。




轮回报应,谁能说得清?薛洋曾害他魂消魄散,这一世是要受报应的,可他偏偏又曾为他逆天改命,自取心头血,只为唤回亡灵,那么这一世,又是他欠了薛洋。




纠纠缠缠、因果报应,他们的命线死死纠缠在一起,于是再也解不开了。




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都释然了。




“薛洋做过很多很多的错事,他罪恶滔天,死不足惜。但人死如灯灭,一切皆空,我不原谅上辈子的你,却也没恨过这辈子的你。”晓星尘向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青年人惨白而消瘦的脸颊,“这辈子你做的很好,是个好孩子。”




薛洋浑身一震,他浑身发抖,像是挣扎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脸庞慢慢靠近了晓星尘的手心,轻声呜咽了起来。




晓星尘感到温热的泪水落在自己的手心,他没有说话。到了这个时刻,爱恨早就渺然,薛洋作过恶,被很多人憎恨,甚至给过自己无尽的苦痛——但现在的他只是个垂死的病人,这一生干干净净,生命里只有一个晓星尘。




晓星尘说:“因为有你,这十年我过得很好。也许很多年后想起都会觉得快乐,谢谢你。”




薛洋怔怔地望着他,眼里带着一点迷惘、一点犹疑,但是过了很久很久后,他最终长长的叹出了那口气,淤积在胸口百年之久的浊气霎时烟消云散。




一切都要过去了。




  青年眼中噙着泪,但还是快乐地笑了起来,笑容很纯粹,唇角露出一颗稚气天真的虎牙。




“上辈子很糟糕……但这一生很好、很快乐,我很满足,谢谢你。”




他像是疲倦极了,慢慢的阖上了眼,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长长的睫毛是对小小的白蝴蝶,不自觉地颤抖着,最终像是要亲吻一朵初开的花,缓缓落了下来。




薛洋死了。




 




晓星尘一言不发,在他的尸身旁坐了很久很久,最后慢慢站起身,背上了霜华与降灾,步入了浩渺的雨雾中。




春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万物在雨中连绵不绝的生,谁也不在乎是否曾有人无声无息的死。




雨没有停的意思。





END.




故事大致讲的是,薛洋为求复活晓星尘,自寻邪门秘术,致使自己元灵受损,与忘羡一战落败,临死前夺舍上了一个婴孩的身体,却因为魂魄不全饱受折磨,所幸这一世他遇见了复生的晓星尘,两个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各怀心事地过了十年。




薛洋背负着他的秘密,就像前世在义城那样,活的满腔欢喜而又如履薄冰,他的软弱与矜傲都不允许自己向晓星尘坦白,他害怕晓星尘再次用那样嫌恶的眼神望着他。虽然晓星尘什么都知道,但他依旧扮作真的被薛洋欺骗,他不揭穿,因为经历了这一切,他早比薛洋活的通达。




最终薛洋向他坦白一切,是终于有了悔悟的意思,他把他自以为最大的不堪血淋淋地捧给晓星尘看,却不知道晓星尘早就原谅了他的一切。这一生他过得很好、很幸福、很满足,虽然短暂,却远胜过千万年的孤寂苦旅。




牵挂已了,他终于能安心的饮下孟婆汤,走过三生路了。




 




薛洋一死,这一世的故事也就完了,他这辈子没有作过恶,下辈子也许会托生的很好,又或许很多个轮回转世后,他又与晓星尘不期而遇,那时候的他已经补全了魂魄,忘却了所有前尘,他甚至做了一个好人——但是不管是怎么样,他再也不会是薛洋了。




就像晓星尘所说,我不会再遇见第二个你了。




 


【渣图轻喷】
各位家人们新年快乐!

雨落千载共白头

【夜青】一些奇怪的小段子(一发完)

【ooc巨!】
1.自语
“秃驴,本大爷回来了。”
“啊,你饿了吧。”妖怪歉疚地笑了笑,“抱歉呐,晚饭等等。”
“…”
“呐…不想吃吗?”他很失落地放下了碗筷。
“那,本大爷去抄佛经了哦。”
“秃驴,你最近可是连话都不说了啊。啧,本大爷又怎么惹你了。本大爷还特地去问了晴明,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跟哑了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毛。”
“喂,秃驴啊,你知不知道…本大爷,喜欢你啊…”
妖怪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月光照进漆黑的屋子,他的面前从未出现人影,只有一柄禅杖倚在墙上。

2.易容
平安京人人皆知妖僧青坊主惩恶扬善,恪守佛法,因而受到万人称赞。
但早起见过青坊主的人却疑惑,白丝易紫发,妖纹转利角,不禁让人心生怀疑。但这些疑问终究随着提问者的离去而消失。
只有“青坊主”在夜晚,会摘下斗笠,在铜镜中冲着那张不属于自己的面容笑笑:“得不到你,还活不成你吗…。”

3.后悔
“让你还手!让你还手!”青坊主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只见几个年轻男子殴打着一人:“你个灾星!灾星!”
“休要如此!”他看不过去,一禅杖吓退了那些人。
他不知道,在他走后,那人受到了更为恐怖的欺凌。
后来,他们再见的时候是在村子里。烈火焚烧到了天边,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目力所及之处皆是死壮可怖的尸体。
“大师,好久不见啊。”那人挥着三叉戟,猖狂地笑道:“啊,大师当年还‘救过’我呢。是不是后悔了啊?若早知我会如此十恶不赦,是不是当时就应该将我就地正法啊?”
“后悔了。”他冷静地回答,并且平静地用禅杖结果了面前的妖怪。
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点除去恶人的自豪感呢?
对啊,我后悔了,后悔当时就这么离开了,如果当时把你带走,是不是…

若卿瞎唠嗑:
嗯…失踪人口回归?
感觉好对不起各位啊…
嗯,ooc有点可怕啊,可能我不适合写段子吧
好久不更非常抱歉!
下周开始光年纪正常
另外学院是弃了,可能会开一个酒茨的坑?
嗯,就这样。
日常艾特@阿愁 @凯撒大帝·E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