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光年纪【夜青】(七)

“嘶…我这是…在哪里?”不知过了多久,青坊主只觉得自己的眼前逐渐有了朦朦胧胧的光。一会儿功夫,他便恢复了视力。他正趴在一片冰凉的地面上,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使不出丝毫力气,视野也相当狭窄,所见皆是一片平地。
又过了一会儿,力量逐渐地在四肢百骸中恢复。他尝试着半卧起身,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度不寻常的地方:目力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星空,连脚下和头顶都包括在内,且这地方一望无际,看不到的地方似乎一直在伸展着…只有不远处放着一只圆形的匣子。其说它是一个地方,不如说它是一个“空间”。
等一下!
青坊主将目光收回,在脑中开始整理思绪:夜叉死了,我便没有存在于那个时空的必要了,但问题是…现在这是?
“呐,又是一个新人呢…”周围突然有了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着。“是,何人?”青坊主环绕着看了半天,才发现方才的匣子上不知何时端坐着一位少女。这少女一头白发,头上戴着粉色的头饰,身披红色衣裙,手中饶有兴趣地摆弄着一只蓝色的不倒翁。
“是吓到你了吗?”少女见青坊主一脸警惕,抱歉地笑了笑,“我名匣中少女,敢问阁下是…”“贫僧青坊主。姑娘可知道这里是何地?”“裂痕。时间的裂痕。”匣中少女淡淡地说,“来这里的人都是穿越回过去后失败的。”“莫非…回到过去,古来便有先例?”“不然呢。”匣中少女抬起手来,轻轻一挥,只见一幅景象缓缓浮现。青坊主定睛一看,却顿时感到背脊发凉,因为那正是一座墓园,里头的墓碑少说也有上百个。
“这是…”“历来的人。”匣中少女看向墓园,缓缓地说道,“想必你也听说过吧,改变过去,必须要付出代价。而一旦失败,代价更为惨痛。”青坊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匣中少女又继续说,“失败者从来都不是一次性被夺走生命的,在付出代价以后,他们仍然能够继续穿越时空,而这些人,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作为代价后,彻底死亡的。”
“…”青坊主一开始便听晴明说过这些,但亲身见到的冲击力绝对是更为强烈。“这么说来,贫僧也要付出代价。”“嗯。”匣中少女点了点头,看了看青坊主的装束,不免好奇地问道,“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名妖僧吧,究竟是什么人让你去冒这种险?”“一个很重要的人。”“…好吧”匣中少女叫青坊主不愿意多说,便咳嗽了两声,正色道,“你是初次失败,便取了你八分之一的力量为代价。”
“去吧。”匣中少女的身后悄然出现了一道光,她侧身让路,“请吧。”“…”青坊主沉默地向前,头也不回地走去。

若卿瞎唠嗑:
我又死回来了
最近拖了…
匣中少女友情客串啊哈哈哈
好了没了
冷漠jpg.
@阿愁 @凯撒大帝·Eve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