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光年纪【夜青】(八)

其实青坊主曾经很好奇除去阵法以外的穿越是何等样的,但是现在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穿越过来是出现在天上!天上!
没错,这真的不是作者大大拖稿后还臭不要脸地调·戏读者,因为这是真的…
说真的,青坊主闭上眼睛大无畏地走进那条通道后然后发现自己出现在空中的那一刻,就那么懵逼了,然而低空这个设定却根本没有给他平复心情的机会,于是乎几秒过后…
“知了…知了…知了…知了…”青坊主以头下脚上的姿势毫无悬念地卡在了一棵老树的枝丫的缝隙里。
啊,好一个蝉在叫,人,啊不,妖坏掉啊。他不无怨念地想着。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我们的大师在意识到自己严重歪楼(作者你穿越了喂)后很及时地把思维扭了过来。
自己要怎么找到夜叉呢?
不过我们善解人意的作者大人和匣中少女怎么会让大师为了这一点小事伤透脑筋呢?
所以你就让我看这个?
夜叉的内心是崩溃的,本大爷不就是出门屠村途中歇一歇吗,这一个“天降正义”是什么鬼辣!
“咳…咳咳。”青坊主的心理恢复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在从夜叉发现他到夜叉内心崩溃这短短几分钟内,青坊主迅速平复了心情,出声道:“这位施主可否帮小僧下来?”夜叉闻言微微勾起一抹笑,“不可不可,不过,还是能为大师分担一二的…”说着触摸到放在一边的三叉戟,轻轻往树枝上一挥,直接把那两根卡着青坊主的树枝给砍断了。
可怜青坊主刚刚经历了低空坠落,好不容易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了,还被人家一戟给送了下来,好死不死地落在了一堆枯枝上。
欸等等?枯枝?
青坊主清晰地记得自己在上一次穿越时那几乎刺目的落叶,他敢肯定当时是秋天,可现在明明是冬天啊,这么说来难道每次穿越不仅地点不同,连时间也不同?
那就很棒棒了。
就在他发愣的这会儿,夜叉把戟一收,就站到了青坊主的面前,居高临下,好笑地看着他:“啧,你们佛门中人不皆是清心寡欲,好干净吗,怎么,到你这里就走火入魔,剑走偏锋了?”
…我也觉得我自己的人设崩了好吗?青坊主内心很是无力,但还是保持着冷漠的表情:“小僧不过是偶然出错,还请施主莫要取笑,更请不要肆意侮辱佛门。”“呵,果然都是这么无趣。”夜叉起身便走。
青坊主默然起身,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加快步伐赶了上去,仿佛只要夜叉一离开他的视线,就会永远地从他的世界消失般。

若卿碎碎念:
啊,大宝贝们,我又回来了
隔了很久了是不是,
连我自己都在微信名上吐槽自己了orz
断了很长时间,主要是因为没什么脑洞
现在开始基本恢复原样了,周更,
可能有不定期更新。
对了,那个学院paro我是打算删了,
谁让我写不好全员…
哭唧唧

阿拉阿拉,艾特金主

 @阿愁 愁儿儿你啥时候回来啊,我带你出去玩呗

 @凯撒大帝·Eve 我的天你还知道要更新啊o_O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