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忘川【阎判】(2)

“阎魔大人。”判官的声音由阶下传来。阎魔摁了摁太阳穴,打起精神坐直:“何事?”判官闻言微微抬起头,语气中罕见地带了些许烦躁:“一只亡魂,与鬼使白纠缠不清,似乎是其生前的亲属。”“噗。”阎魔不禁莞尔,这座冰山能露出这种烦躁的表情,也是百年难遇:“真的可爱呢。”想着,阎魔不禁脱口而出。“…阎魔大人?”判官微微皱眉,忍不住开口提醒阎魔:“阎魔大人,这事…”“啊…咳咳。”阎魔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急忙清了清嗓子,正经危坐:“将这亡魂带上来罢。”“是。”
判官的雷厉风行自打还在阳间之时便携于身边,不过一会儿便与鬼使白押着一名亡魂走进阎魔殿。说是押着,其实两人从未动手,只是这名亡魂宛若一只装了弹簧的加强版跳蚤般扭来扭去,旁人不知还道阎魔殿欺压亡魂。
及至三人到了眼前,阎魔方才仔细打量:这亡魂生的眉目俊秀,剑眉虎目,左侧一缕黑发不偏不倚地遮住了他的右眼。长得及腰的头发在背面梳了起来,一件黑色配上些许红色点缀的和服是两个类似甜甜圈【?】的红黑相间的圈,头上一顶硕高的帽子,整个人自上而下流露出一股桀骜不驯的痞气。
“汝为何而死?”“自杀。”亡魂毫不在意地随口答道。判官和鬼使白却脸色大变:生命诚可贵,自杀等于亵渎了自己的生命,在阎魔殿中属于绝对的大罪。“在下愚钝,竟将如此罪人带与阎魔殿,在下罪不容诛,还请阎魔大人将在下罚去18层地狱修炼。”“罢了罢了。”阎魔摇了摇头,这判官也着实无趣:不管大过小过,一旦触及律令就吼着【划】要去十八层地狱,真当她阎魔如此不讲情理?
阎魔的脑子里猛的闪出一种恶趣味:你判官既然要恪守律令,那我就偏不遵守。不仅不遵守,我还要去修改。想着,她慵懒地一指:“既然如此,汝便同为鬼使,名为鬼使黑。”“这??!”判官刚想阻止,阎魔低头刷刷刷地写下几句,啪地拍在桌上:“阎魔殿,律令2.0。”

丹聿瞎唠嗑:
本章偏黑白骨科2333
听说给cp发糖会抽到想要的式神~
那我的判官呢?
我的阎魔呢?
日常@凯撒大帝·Eve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