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光年纪【夜青】(二)

“呼…这就行了吗?”山林间,凭空而生的光柱中走出,青坊主徐徐走出。“古老的阵法…还真是神奇呢。”他深深地回望了一眼消失不见的光柱,以及他深深热爱的那个“平安京”。
“又是这个!又是这个!!!”夜叉在梦里气的直骂人。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这个从来不会做梦的妖怪居然开始做梦,而且梦到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内容:一个白发飒飒,戴着斗笠,看不清相貌的人(?)在前面走着。自己明明不认识他,梦中的视角却一直抖动,仿佛自己正在追赶着那人般。还有…还有那人双手虔诚地合十着,握着一串佛珠。
“这么说来…竟是个和尚吗?”夜叉这样想。“真是奇了啊,这所谓“佛门中人”不正最为厌恶我这种妖怪吗?呵,大约是那劳什子‘孽缘’吧。”
“山下是?起火了??”青坊主正思索着如何去寻找夜叉,猛然瞥见山下火光冲天,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心开始不安起来。
“这是…”青坊主赶到村子前时,村子已然面目全非:草木屋子早已被焚成灰烬,浓烟刺鼻,滚滚直冲云霄;火光中不时传来哀嚎声,但很快又陷入一片死寂。
“呵呵…人类还真是脆弱啊。”正当青坊主在心中直念大悲咒时,火光中突然传出一个极不协调地声音。“那一位,是僧侣没错吧。看这架势,是否又要为这些村民假惺惺地超渡超渡啊?哈哈哈哈哈…”
夜叉。
青坊主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声音,这个令自己下辈子都难忘的声音。
“施主为何如此残暴,视生灵如草芥?”虽说对夜叉这不听劝的脾气了然于胸,可青坊主却依旧忍不住开口了。“为什么?哈哈哈哈…真是个愚蠢的问题啊…秃驴?”“贫僧有名字,青坊主。”
“青坊主?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中规中矩的名字啊。你问我为什么?可笑,恶鬼杀人难道还要个为什么?”
果然,在我遇见他之前,也是这么个脾气…
青坊主无奈地摇了摇头,“施主可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说?”“知又如何?”夜叉不屑地冷笑,“秃驴不就是为消灭我而来的吗?本大爷也没兴趣听你说教,直接上吧。”“施主稍安勿躁,贫僧实在无力与施主一战,只希望能以佛心感化、超渡施主,心怀慈悲。”
若卿瞎唠嗑:
原谅我这一章实在写不长了
感冒发烧
蓝瘦香菇…
大家见谅QAQ
日常艾特@凯撒大帝·Eve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