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吃枣药丸的现代学院paro Chapter 2

今天的班级依旧十分祥和呢。
高二(4)班的八百比基尼【划】比丘尼老师欣慰地想着。你要知道一点啊,介个四班的纪律简直是鸡飞狗跳双人舞鸡犬不宁…就算八百老师亲自坐在教室前也镇不住这帮子妖魔鬼怪【众式神:你自己也是几百岁的巫女OK?】,所以当今天踏进教室一派安静祥和的时候,八百老师差点没跪下膜拜平安京教育局了。
没错,平安京教育局。如你们所见,这帮子家伙怎么可能白日见鬼【众:我们的同学就都是鬼好伐?】地安静下来呢?一切都是因为:万恶的不定期调研又!开!始!辣!!!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夜叉一手撑着额头,另一手胡乱地翻着语文书:该死!这唧唧歪歪的古文说的是什么玩意啊!尼玛本大爷上语文课光顾着看我家媳妇了,一个字都没听啊!!!
“…”青坊主操着念佛经的调子反复读着知识要点,斜眼瞥见身边的夜叉急躁抓狂得恨不得把语文书吃下去的表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书推到了夜叉面前,“看你这表情,上课又没记笔记吧?喏,看我的吧,至少笔记是全的。”夜叉看着青坊主推过来的笔记本,满心欢喜地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谁知人递完笔记本就开始背了,背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青坊主坐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吗?这个剧本不大对啊喂!!!
夜叉表示媳妇太学霸没法趁机撩了怎么办?
前桌的妖狐郁闷地一边读课文一边拿着扇子在掌心打节拍,搞得别人还以为他在唱课本改变的rap呢。你还别说,今天妖狐倒是格外自觉,自始至终没有看任何一个小姐姐。为什么?因为人郁闷啊。妖狐望着黑板上的考试安排表暗暗腹诽:喵的为什么调研不考美术,为什么!
大天狗在一旁看着炸毛的媳妇表示非常方,于是索性腾出一只手去,轻抚着妖狐的头。“喂喂喂!你干嘛啊!!!”妖狐一下子就被吓到了,几乎没从座位上跳起来。“给你顺毛啊。”大天狗把目光从书上移开,轻轻在妖狐耳边吹了一口气,“别郁闷了,好好复习。”
喂喂喂!大天狗你真的没有看到妖狐的耳根腾的一下子就熟了吗?“这个笨蛋…这样才会没法好好复习啊…”妖狐脸红地嘀咕着。
鬼使黑已经忧郁地盯着窗户很久了。
说真的,作为一个弟控却因为不在同一个班而没法在大家暗秀的时候跟秀一波的痛苦你们根本就不懂!“啊呀呀…弟弟会不会紧张啊,有没有好好复习啊…会不会大意啊…有没有睡好啊【鬼使白:有你在能睡好才怪好吗?】…”鬼使白对于自己早上狂打喷嚏这件事是很纳闷的,寻思着是不是得找校医桃花妖配点感冒药什么的…
安倍晴明表示非常无聊。没错,并不是因为调研而是书上的内容自己早就已经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所以他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源博雅身上。
“…咳咳!”博雅被晴明盯得有些不自在,咳嗽了两声捞了个话题,“调研考什么的…对晴明来说不在话下吧?”“嗯。”晴明笑着抿了抿嘴,“博雅,也要加油啊。”博雅呆了两秒,不得不承认晴明真的是超!好!看!啊!
“挚友,汝就不复习复习吗?”茨木看着酒吞的侧脸,忍不住开口询问。“啧,不都说过了吗?”酒吞不耐烦地开口了,“调研考这种事,本大爷极(ting)有(tian)把(you)握(ming)。”
“挚友说的极是!!!”茨木猛的一拍桌子,砰得站了起来,把周遭人都吓了一跳,“我竟然已我那拙劣的水平来度量挚友,真是罪孽!”

“呵呵,看大家考前的复习,也不失为一件有意思的事呢。”阎魔定定地看着其他人,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呃…阎魔大人。”“冰山冰山自己人别开腔!”“恕在下直言,大人应抓紧时间复习,而非关注无关紧要之事。”“知道了知道了!”阎魔心说自家冰山怎么耿直程度都快媲美茨木童子这个一根筋了,不过…还是很可爱的嘛…

若卿瞎唠嗑:
所以明天要去考伟长的我就这么去裸考真的没问题吗?
阎判保佑夜青保佑酒茨保佑狗崽保佑黑白骨科保佑啊QWQ
我害怕…
艾特金主@阿愁 @凯撒大帝·Eve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