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若卿依旧吃枣药丸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慎入。

光年纪【夜青】(五)

“啧,真是脆弱而又渺小的人类啊!哈哈哈哈哈…”山脚下,烟雾升腾、黑气冲天,一个栗色头发的妖怪舔舐着手上的鲜血,猖狂地大笑着。“救…救命啊…”村民们惊慌失措,拼了命地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却无一例外地被妖怪抓了回来,化为食物。
“唉…”那妖怪身后的石凳上,端坐着一名打坐的僧人。他盘着腿,嘴里念叨着佛经,仿佛这一切烧杀都与他无关般。那僧人生的眉清目秀,翠色的眼眸格外明亮,可细细看去,却发现了白净细嫩的脸上两道艳丽的妖纹——已是个妖僧了。
这僧人便是青坊主。
这已经是他陪着夜叉屠的第三个村子了。这等行为,若放在以前,自己就算砍断臂膀也绝不会做,可自从来到这里,在夜叉身边呆了足足一个月,他找回了当年和夜叉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也越发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夜叉之死感到了莫大的恐惧。“若当年没有拉着他放下屠刀,云游四方,也不会遇见晴明,更不会导致他的死亡。”这个念头像疯长的藤蔓般占据了他的心:就算屠尽黎民苍生又如何?只要你能活下去,一切足以。
于是,青坊主变了。
他不再是那个慈悲为怀、一心劝夜叉坂依佛门的青坊主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由最初见血生畏到最后手染鲜血的恶鬼。
“喂,秃驴。”夜叉把沾满鲜血的三叉戟往地上一插,站在青坊主面前,居高临下地用手托起青坊主的下颚,“我说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多,不仅不妨碍本大爷杀人,反而帮着本大爷一起杀,莫不是想开了?”“随意揣测。”青坊主把头往旁边撇了一点,“我杀他们,只是因为这是他们欠你的。”
同样也是欠我的。这句话他斟酌了一下,并未说出口。
——让你知道又如何呢?这个世界欠我们的东西,我会一点一点为你讨回来的。

若卿瞎唠嗑:
神脑洞。
其实我觉得有人可能会讨厌这样的大师。
所以大师“伪黑化”只是暂时滴。
对了,
继续上次的鸡汤
其实吧
大师这种心态
应该大家都有过
比如说我
考伟长
没过
理科害死人
然后就拼命想
为什么我不是教师子女什么的QWQ
对了
现在是晚上7点
你们看到的
是定时发的☺️
@凯撒大帝·Eve @阿愁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