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若卿坑品极差

拖稿狂魔,挖坑不填,脾气不好,慎入。

【夜青】一些奇怪的小段子(一发完)

【ooc巨!】
1.自语
“秃驴,本大爷回来了。”
“啊,你饿了吧。”妖怪歉疚地笑了笑,“抱歉呐,晚饭等等。”
“…”
“呐…不想吃吗?”他很失落地放下了碗筷。
“那,本大爷去抄佛经了哦。”
“秃驴,你最近可是连话都不说了啊。啧,本大爷又怎么惹你了。本大爷还特地去问了晴明,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跟哑了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毛。”
“喂,秃驴啊,你知不知道…本大爷,喜欢你啊…”
妖怪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月光照进漆黑的屋子,他的面前从未出现人影,只有一柄禅杖倚在墙上。

2.易容
平安京人人皆知妖僧青坊主惩恶扬善,恪守佛法,因而受到万人称赞。
但早起见过青坊主的人却疑惑,白丝易紫发,妖纹转利角,不禁让人心生怀疑。但这些疑问终究随着提问者的离去而消失。
只有“青坊主”在夜晚,会摘下斗笠,在铜镜中冲着那张不属于自己的面容笑笑:“得不到你,还活不成你吗…。”

3.后悔
“让你还手!让你还手!”青坊主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只见几个年轻男子殴打着一人:“你个灾星!灾星!”
“休要如此!”他看不过去,一禅杖吓退了那些人。
他不知道,在他走后,那人受到了更为恐怖的欺凌。
后来,他们再见的时候是在村子里。烈火焚烧到了天边,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目力所及之处皆是死壮可怖的尸体。
“大师,好久不见啊。”那人挥着三叉戟,猖狂地笑道:“啊,大师当年还‘救过’我呢。是不是后悔了啊?若早知我会如此十恶不赦,是不是当时就应该将我就地正法啊?”
“后悔了。”他冷静地回答,并且平静地用禅杖结果了面前的妖怪。
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点除去恶人的自豪感呢?
对啊,我后悔了,后悔当时就这么离开了,如果当时把你带走,是不是…

若卿瞎唠嗑:
嗯…失踪人口回归?
感觉好对不起各位啊…
嗯,ooc有点可怕啊,可能我不适合写段子吧
好久不更非常抱歉!
下周开始光年纪正常
另外学院是弃了,可能会开一个酒茨的坑?
嗯,就这样。
日常艾特@阿愁 @凯撒大帝·Eve 

光年纪【夜青】(八)

其实青坊主曾经很好奇除去阵法以外的穿越是何等样的,但是现在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穿越过来是出现在天上!天上!
没错,这真的不是作者大大拖稿后还臭不要脸地调·戏读者,因为这是真的…
说真的,青坊主闭上眼睛大无畏地走进那条通道后然后发现自己出现在空中的那一刻,就那么懵逼了,然而低空这个设定却根本没有给他平复心情的机会,于是乎几秒过后…
“知了…知了…知了…知了…”青坊主以头下脚上的姿势毫无悬念地卡在了一棵老树的枝丫的缝隙里。
啊,好一个蝉在叫,人,啊不,妖坏掉啊。他不无怨念地想着。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我们的大师在意识到自己严重歪楼(作者你穿越了喂)后很及时地把思维扭了过来。
自己要怎么找到夜叉呢?
不过我们善解人意的作者大人和匣中少女怎么会让大师为了这一点小事伤透脑筋呢?
所以你就让我看这个?
夜叉的内心是崩溃的,本大爷不就是出门屠村途中歇一歇吗,这一个“天降正义”是什么鬼辣!
“咳…咳咳。”青坊主的心理恢复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在从夜叉发现他到夜叉内心崩溃这短短几分钟内,青坊主迅速平复了心情,出声道:“这位施主可否帮小僧下来?”夜叉闻言微微勾起一抹笑,“不可不可,不过,还是能为大师分担一二的…”说着触摸到放在一边的三叉戟,轻轻往树枝上一挥,直接把那两根卡着青坊主的树枝给砍断了。
可怜青坊主刚刚经历了低空坠落,好不容易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了,还被人家一戟给送了下来,好死不死地落在了一堆枯枝上。
欸等等?枯枝?
青坊主清晰地记得自己在上一次穿越时那几乎刺目的落叶,他敢肯定当时是秋天,可现在明明是冬天啊,这么说来难道每次穿越不仅地点不同,连时间也不同?
那就很棒棒了。
就在他发愣的这会儿,夜叉把戟一收,就站到了青坊主的面前,居高临下,好笑地看着他:“啧,你们佛门中人不皆是清心寡欲,好干净吗,怎么,到你这里就走火入魔,剑走偏锋了?”
…我也觉得我自己的人设崩了好吗?青坊主内心很是无力,但还是保持着冷漠的表情:“小僧不过是偶然出错,还请施主莫要取笑,更请不要肆意侮辱佛门。”“呵,果然都是这么无趣。”夜叉起身便走。
青坊主默然起身,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加快步伐赶了上去,仿佛只要夜叉一离开他的视线,就会永远地从他的世界消失般。

若卿碎碎念:
啊,大宝贝们,我又回来了
隔了很久了是不是,
连我自己都在微信名上吐槽自己了orz
断了很长时间,主要是因为没什么脑洞
现在开始基本恢复原样了,周更,
可能有不定期更新。
对了,那个学院paro我是打算删了,
谁让我写不好全员…
哭唧唧

阿拉阿拉,艾特金主

 @阿愁 愁儿儿你啥时候回来啊,我带你出去玩呗

 @凯撒大帝·Eve 我的天你还知道要更新啊o_O

光年纪【夜青】(七)

“嘶…我这是…在哪里?”不知过了多久,青坊主只觉得自己的眼前逐渐有了朦朦胧胧的光。一会儿功夫,他便恢复了视力。他正趴在一片冰凉的地面上,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使不出丝毫力气,视野也相当狭窄,所见皆是一片平地。
又过了一会儿,力量逐渐地在四肢百骸中恢复。他尝试着半卧起身,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度不寻常的地方:目力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星空,连脚下和头顶都包括在内,且这地方一望无际,看不到的地方似乎一直在伸展着…只有不远处放着一只圆形的匣子。其说它是一个地方,不如说它是一个“空间”。
等一下!
青坊主将目光收回,在脑中开始整理思绪:夜叉死了,我便没有存在于那个时空的必要了,但问题是…现在这是?
“呐,又是一个新人呢…”周围突然有了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着。“是,何人?”青坊主环绕着看了半天,才发现方才的匣子上不知何时端坐着一位少女。这少女一头白发,头上戴着粉色的头饰,身披红色衣裙,手中饶有兴趣地摆弄着一只蓝色的不倒翁。
“是吓到你了吗?”少女见青坊主一脸警惕,抱歉地笑了笑,“我名匣中少女,敢问阁下是…”“贫僧青坊主。姑娘可知道这里是何地?”“裂痕。时间的裂痕。”匣中少女淡淡地说,“来这里的人都是穿越回过去后失败的。”“莫非…回到过去,古来便有先例?”“不然呢。”匣中少女抬起手来,轻轻一挥,只见一幅景象缓缓浮现。青坊主定睛一看,却顿时感到背脊发凉,因为那正是一座墓园,里头的墓碑少说也有上百个。
“这是…”“历来的人。”匣中少女看向墓园,缓缓地说道,“想必你也听说过吧,改变过去,必须要付出代价。而一旦失败,代价更为惨痛。”青坊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匣中少女又继续说,“失败者从来都不是一次性被夺走生命的,在付出代价以后,他们仍然能够继续穿越时空,而这些人,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作为代价后,彻底死亡的。”
“…”青坊主一开始便听晴明说过这些,但亲身见到的冲击力绝对是更为强烈。“这么说来,贫僧也要付出代价。”“嗯。”匣中少女点了点头,看了看青坊主的装束,不免好奇地问道,“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名妖僧吧,究竟是什么人让你去冒这种险?”“一个很重要的人。”“…好吧”匣中少女叫青坊主不愿意多说,便咳嗽了两声,正色道,“你是初次失败,便取了你八分之一的力量为代价。”
“去吧。”匣中少女的身后悄然出现了一道光,她侧身让路,“请吧。”“…”青坊主沉默地向前,头也不回地走去。

若卿瞎唠嗑:
我又死回来了
最近拖了…
匣中少女友情客串啊哈哈哈
好了没了
冷漠jpg.
@阿愁 @凯撒大帝·Eve 

光年纪【夜青】(六)

几个月过去了。
青坊主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应该是他和夜叉一起屠的第十个村子了。
屠尽了十个村子的“丰功伟绩”足以令他们在日本历史上扬名立万,当然,是恶名。
青坊主本以为,只要不按照当时的套路走,反其道而行之,就能避免夜叉的死亡,然而事实证明还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青坊主忽略了最核心的一点:这个时空的人并不是为青坊主避免夜叉之死而设置的NPC,都是有思想、有智慧的活人。青坊主可以改变自己的宿命,却无法改变他人的职责。
平安京 安倍晴明宅邸。
白发的阴阳师坐在桌前,耳中听着觉义愤填膺的汇报,手上不疾不徐地画着符纸。
“…阿爸,这已经是这两个妖怪屠的第十个村落了,我们再不管管,平安京都能被他们屠戮殆尽了。”“是吗。”晴明放下手中之笔,叹了一口气,“非会会不可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青坊主淡然地看着眼前宛如炼狱一般的人间,脸上淡漠得没有一丝表情。“啧,和尚,我们走吧。”夜叉擦了擦嘴角淡淡的血迹,冲着青坊主说。“好…”青坊主刚欲回答,余光却瞥见了一道蓝色的气刃。“小心!”他下意识地推开夜叉,气刃一下子打空了。
“谁…阿爸?”青坊主看向不慌不乱的晴明,嘴上脱口而出。“阿爸也是汝这等恶鬼所能叫的?”觉在一旁厉声道。
倒也是忘了啊…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晴明的式神了呢。
青坊主淡淡一笑。一旁的姑获鸟披着锦衣,喝到:“少废话!恶鬼伤人,留之不得!”
三飒起步,最高死刑!
青坊主心里暗叫不好,当时的姑获鸟已经是晴明手下最得意的式神,攻击力绝非是现在他们这两个孤魂野鬼可以与之比较的。他想去挡,可惜姑获鸟只是一下,轻轻松松地将夜青两人击败。
突然忘了,如果没有当时的历练,自己和夜叉的攻击力根本没那么高啊。
青坊主倒在地上,看着夜叉,猛的感到视角扭曲了起来。
他死了,我便不能存在于这个时空了吧…

若卿瞎唠嗑:
超短
恭喜大师成功达成be1
对没错
大师你的智商啊😂
233333@阿愁 @凯撒大帝·Eve 

光年纪【夜青】(五)

“啧,真是脆弱而又渺小的人类啊!哈哈哈哈哈…”山脚下,烟雾升腾、黑气冲天,一个栗色头发的妖怪舔舐着手上的鲜血,猖狂地大笑着。“救…救命啊…”村民们惊慌失措,拼了命地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却无一例外地被妖怪抓了回来,化为食物。
“唉…”那妖怪身后的石凳上,端坐着一名打坐的僧人。他盘着腿,嘴里念叨着佛经,仿佛这一切烧杀都与他无关般。那僧人生的眉清目秀,翠色的眼眸格外明亮,可细细看去,却发现了白净细嫩的脸上两道艳丽的妖纹——已是个妖僧了。
这僧人便是青坊主。
这已经是他陪着夜叉屠的第三个村子了。这等行为,若放在以前,自己就算砍断臂膀也绝不会做,可自从来到这里,在夜叉身边呆了足足一个月,他找回了当年和夜叉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也越发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夜叉之死感到了莫大的恐惧。“若当年没有拉着他放下屠刀,云游四方,也不会遇见晴明,更不会导致他的死亡。”这个念头像疯长的藤蔓般占据了他的心:就算屠尽黎民苍生又如何?只要你能活下去,一切足以。
于是,青坊主变了。
他不再是那个慈悲为怀、一心劝夜叉坂依佛门的青坊主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由最初见血生畏到最后手染鲜血的恶鬼。
“喂,秃驴。”夜叉把沾满鲜血的三叉戟往地上一插,站在青坊主面前,居高临下地用手托起青坊主的下颚,“我说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多,不仅不妨碍本大爷杀人,反而帮着本大爷一起杀,莫不是想开了?”“随意揣测。”青坊主把头往旁边撇了一点,“我杀他们,只是因为这是他们欠你的。”
同样也是欠我的。这句话他斟酌了一下,并未说出口。
——让你知道又如何呢?这个世界欠我们的东西,我会一点一点为你讨回来的。

若卿瞎唠嗑:
神脑洞。
其实我觉得有人可能会讨厌这样的大师。
所以大师“伪黑化”只是暂时滴。
对了,
继续上次的鸡汤
其实吧
大师这种心态
应该大家都有过
比如说我
考伟长
没过
理科害死人
然后就拼命想
为什么我不是教师子女什么的QWQ
对了
现在是晚上7点
你们看到的
是定时发的☺️
@凯撒大帝·Eve @阿愁 

吃枣药丸的现代学院paro Chapter 2

今天的班级依旧十分祥和呢。
高二(4)班的八百比基尼【划】比丘尼老师欣慰地想着。你要知道一点啊,介个四班的纪律简直是鸡飞狗跳双人舞鸡犬不宁…就算八百老师亲自坐在教室前也镇不住这帮子妖魔鬼怪【众式神:你自己也是几百岁的巫女OK?】,所以当今天踏进教室一派安静祥和的时候,八百老师差点没跪下膜拜平安京教育局了。
没错,平安京教育局。如你们所见,这帮子家伙怎么可能白日见鬼【众:我们的同学就都是鬼好伐?】地安静下来呢?一切都是因为:万恶的不定期调研又!开!始!辣!!!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夜叉一手撑着额头,另一手胡乱地翻着语文书:该死!这唧唧歪歪的古文说的是什么玩意啊!尼玛本大爷上语文课光顾着看我家媳妇了,一个字都没听啊!!!
“…”青坊主操着念佛经的调子反复读着知识要点,斜眼瞥见身边的夜叉急躁抓狂得恨不得把语文书吃下去的表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书推到了夜叉面前,“看你这表情,上课又没记笔记吧?喏,看我的吧,至少笔记是全的。”夜叉看着青坊主推过来的笔记本,满心欢喜地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谁知人递完笔记本就开始背了,背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青坊主坐到他身边和他一起看吗?这个剧本不大对啊喂!!!
夜叉表示媳妇太学霸没法趁机撩了怎么办?
前桌的妖狐郁闷地一边读课文一边拿着扇子在掌心打节拍,搞得别人还以为他在唱课本改变的rap呢。你还别说,今天妖狐倒是格外自觉,自始至终没有看任何一个小姐姐。为什么?因为人郁闷啊。妖狐望着黑板上的考试安排表暗暗腹诽:喵的为什么调研不考美术,为什么!
大天狗在一旁看着炸毛的媳妇表示非常方,于是索性腾出一只手去,轻抚着妖狐的头。“喂喂喂!你干嘛啊!!!”妖狐一下子就被吓到了,几乎没从座位上跳起来。“给你顺毛啊。”大天狗把目光从书上移开,轻轻在妖狐耳边吹了一口气,“别郁闷了,好好复习。”
喂喂喂!大天狗你真的没有看到妖狐的耳根腾的一下子就熟了吗?“这个笨蛋…这样才会没法好好复习啊…”妖狐脸红地嘀咕着。
鬼使黑已经忧郁地盯着窗户很久了。
说真的,作为一个弟控却因为不在同一个班而没法在大家暗秀的时候跟秀一波的痛苦你们根本就不懂!“啊呀呀…弟弟会不会紧张啊,有没有好好复习啊…会不会大意啊…有没有睡好啊【鬼使白:有你在能睡好才怪好吗?】…”鬼使白对于自己早上狂打喷嚏这件事是很纳闷的,寻思着是不是得找校医桃花妖配点感冒药什么的…
安倍晴明表示非常无聊。没错,并不是因为调研而是书上的内容自己早就已经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所以他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源博雅身上。
“…咳咳!”博雅被晴明盯得有些不自在,咳嗽了两声捞了个话题,“调研考什么的…对晴明来说不在话下吧?”“嗯。”晴明笑着抿了抿嘴,“博雅,也要加油啊。”博雅呆了两秒,不得不承认晴明真的是超!好!看!啊!
“挚友,汝就不复习复习吗?”茨木看着酒吞的侧脸,忍不住开口询问。“啧,不都说过了吗?”酒吞不耐烦地开口了,“调研考这种事,本大爷极(ting)有(tian)把(you)握(ming)。”
“挚友说的极是!!!”茨木猛的一拍桌子,砰得站了起来,把周遭人都吓了一跳,“我竟然已我那拙劣的水平来度量挚友,真是罪孽!”

“呵呵,看大家考前的复习,也不失为一件有意思的事呢。”阎魔定定地看着其他人,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呃…阎魔大人。”“冰山冰山自己人别开腔!”“恕在下直言,大人应抓紧时间复习,而非关注无关紧要之事。”“知道了知道了!”阎魔心说自家冰山怎么耿直程度都快媲美茨木童子这个一根筋了,不过…还是很可爱的嘛…

若卿瞎唠嗑:
所以明天要去考伟长的我就这么去裸考真的没问题吗?
阎判保佑夜青保佑酒茨保佑狗崽保佑黑白骨科保佑啊QWQ
我害怕…
艾特金主@阿愁 @凯撒大帝·Eve 

光年纪【夜青】(四)

“喂,我说秃驴,你看这天色也晚了,是不是该找个地方歇息?”夜叉把三叉戟往地上一插。说真的,走一天的路可是很累的,尤其是自己身边还多了一个妖,时不时念叨两句。“是吗?贫僧也累了。”青坊主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夜叉,“贫僧倒是知道有一处可以落脚之地,夜叉施主还请随我来。”夜叉望着他自顾自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青坊主指了指面前的门,夜叉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秃驴,你说的落脚之地不会就是这里吧?”“正是。”“你有没有搞错啊!”夜叉气的骂道,“你我可皆已成妖,你现在要住在庙宇内,寻死吗?你寻死也别拖上本大爷啊…”“施主大可放心。”青坊主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庙宇,“此庙废弃多时,不会再有人前来了。”说完便径直向内走去。
夜叉紧随其后,进入后便细细打量起了这座庙宇:石制的佛像上残破不堪,角落、横梁上的蜘蛛网纠缠不清,当真如青坊主所说的,已经荒废多时了。
“我说秃驴啊,”虽说这是自己暂时的歇息之地,但夜叉忍不住要在嘴上占点便宜,“此庙早已荒废,毫无香火,若是长此以往…啧啧,怕是你佛门再无善信啊。”“那又与我何干?”青坊主坐在一侧念着佛经,闻言抬起头来看向夜叉,“世人皆以为人定胜天,将佛祖抛之脑后,方有了无香火之庙宇。然,久而久之,他们会失去佛祖的庇佑,此乃其人之损失,又与我等僧人何干呢?”
青坊主看着夜叉微怔的表情,轻轻叹了一口气,“夜叉施主想必十分疑惑,为何一个妖怪却依然信仰佛祖。其实,佛门也罢,其他信仰也罢,都不过是一种信仰,一种能抵御现实的邪恶的信仰。”
“农夫祈求丰收,是为了让自己有足够的理由去辛勤劳动;凡人忏悔罪恶,是因为自己无法背负这种罪恶。”
“呵,还真是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啊。”夜叉翻了个白眼,“照秃驴你的话说,那信佛之人必当是怀有善良之心了喽?”“正是。恶人不会有信仰,因为他们只相信自己。”
“是吗…”夜叉自嘲地笑了笑,“那么,你可以听听我的故事,听完了之后,希望你还能坚持你那愚蠢的信仰。”
我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村落,我的父母皆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淳朴、善良、从不与人为恶。
可是这个“从不”在我身上打破了。
我的出生是一个诅咒,因为我一出生便是这幅恶鬼的模样,犄角、紫发,每一处都提醒着我的父母:你们生下了一个怪胎。
村里人对我的出生有些避讳,但鉴于我父母的坚持,以及他们找不出任何不祥的征兆,才没有将我立即扼杀。
我本以为我会安静的走过这一生,可他们偏不让我如愿。
我20岁那年,大旱,接连几周都没有一滴雨水,再加上虫灾,村庄濒临颗粒无收的状态,所有的灾难似乎都集中在了这一年。
这时,一个较为合理的流言在村庄中散播开来:因为养活了我这个怪胎。
村民的想象力都是极度丰富的,似乎这一切不顺都是由我带来的,甚至几年前的瘟疫都被算在了我头上,
村长他竟然相信了。一天我在家中用晚饭时,便被村里的壮丁拖走了。
他们把我拖到了村庄前的空地上,那里堆起了一个高高的木台,他们想烧死我。
那一张张平时无害的笑脸,此时已经扭曲着仇恨,仿佛我是个恶魔一般。我扭头看向父母,他们的脸上皆是厌恶之情,没错,厌恶。
火就这么点起来了。炽热的火焰烧灼着我的皮肤。我…还不想死啊…这是我脑中唯一的念头。突然,我的眼前明亮了。身体里充满了异样的力量,我试着扭了扭手腕,轻轻松松地挣脱了绳索。我看着惊恐万状的村民,猖狂地笑了起来。
血洗村落!!
“如你所说?”夜叉紧紧抓住青坊主的衣襟,“如你所说,信佛之人皆心怀慈悲,那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如此愚昧!为了一个莫须有的流言,可以罔顾一条人命?!因为我长得异样?”
“从小到大,村民们没有一个给过我好脸色看,就算是我的父母,看我的眼神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慈爱!这就是你所谓的慈悲之心??!”
青坊主看着失控的夜叉,叹了一口气,“不,你很好,不好的是他们。”
——为什么,你以前从未与我提起呢?
非要等我回到过去,才有知道的机会吗?

若卿瞎唠嗑:
时间一充裕就特别长…
今天跟大家讲点严肃的话题
有关夜叉的身世
就是说在古代吧,有一些长的比较异类的人
都是被视为妖邪的
他们相当于是一个背黑锅的角色
天灾,你的错;人祸,还是你的错
这其实是很可悲的
因为一些天生的不同就随意地将人进行划分
是非常不可取的
每一个人,他降生到世上,他的生命就是有价值的
没有人有资格去否认甚至抹杀这种价值
就像夜叉所说的
这不就是一种罔顾人的表现吗
就比如说现代有一些人
把别人以好看、不好看
以成绩好、不好来区分
若卿身边就有这种事
你学习好,做任何事都有道理,犯错有理由
你学习不好,再大的闪光点,不好意思,等 于 0
不就是以一种盲目的区分,去抹杀别人的价值吗?
艾特金主@凯撒大帝·Eve @阿愁 

吃枣药丸的现代学院paro Chapter 1

又到初秋。
平安京依然一派繁华。晨间的车水马龙为这座城市增添了许多生机。行走在街上的人儿,携着不同的初心,匆匆赶向目的地,赶向那未知的未来。
一切似乎与平日相差无几,但却又与平日大相径庭。
因为,这是个人鬼共生的年代。
阴阳师学院,一所高校。以校长惠比寿为首,配以神乐、八百比丘尼、辉夜姬、花鸟卷、椒图等重量级师资,自三年前开办以来便吸引了无数学生。
今年,又有一批新生了呢。
木质的公告栏前,乌泱乌泱的人头攒动着。“我去!谁踩了本大爷的脚??!”紫发少年不满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哎呀夜叉大爷稍安勿躁…”一个狐耳少年无奈地劝说自己的同伴:“你看啊,现在人这么多,就算发生踩踏事件也没法问责,更别说踩你一脚两脚了。”
“啧!”夜叉没好气地回答自己的闺蜜,“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你小子不就是来的时候在路上撩了个妹吗,现在心情好了?”“错错错~”男闺蜜妖狐拍了拍扇子,“小生正在寻找命定之人,此乃大事,大事。”“去你的大事!”夜叉知道这家伙老是神神在在的,索性自顾自地往公告栏挤去。
“命定之人吗?”某位偷听到这段对话的仁兄露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笑容,“有意思呢…”
“阿弥陀佛…”wtf?夜叉一推开教室的门整个人都不好了:泥煤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种年代还有人在念!佛!经!还是个高!中!生!!!!
这家伙,是坐在我旁边吗?夜叉坐到座位上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同桌:出乎意料的秀气,整个人仿佛经过一种神圣的洗涤般,脸上棱角分明,一头白发格外瞩目。
“施主有何指教?”似乎是感受到了夜叉灼热的目光,那人抬起头来询问。这一问却又差点没让夜叉摔一跤:我的天啊,这货叫人叫施主?施你个头啊???
就在夜叉面对着同桌风中凌乱时,妖狐正呆呆地盯着眼前的人:金黄色的头发软软地覆盖在头上,没有弧度的嘴角在一张如冠玉般的脸上显得莫名协调。这货绝对是个高冷胚子,绝对的。妖狐在心中下了个定义。
妖狐/夜叉 又怎么能料到,这两个令人绝倒的同桌,日后与他们的关系竟非同凡响呢?
若卿瞎唠嗑:
感觉自己懒得跟一头老母猪一样
这一章主要回忆进学校的剧情
下一章开始日常
这一章就只打夜青狗崽的tag了
日常艾特金主@凯撒大帝·Eve 

光年纪【夜青】(三)

黄昏。
金色的暖阳照耀着这片人鬼共生的土地,深秋的清冷里,树叶飘飘扬扬地撒向地面,一层薄薄地地毯悄然形成。
“嚓——”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透过层层落叶传来,听起来像是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赶路。
若此时有第三者在场,想必会十分惊讶:一个紫发的恶鬼持着三叉戟大步向前,身后一个戴着斗笠,披着白发的妖僧紧跟其后。这一对奇怪的组合着实令人惊异。
“啧,我说秃驴。”夜叉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地跟上来的青坊主:“跟你说了多少遍本大爷是你渡不了的!趁早给我起开!”“施主此言差矣。”青坊主摇了摇头,“若未尝试,怎可轻易断言贫僧必将失败呢?”
!!?你还要尝试?夜叉心中此时有一万只山兔在尬舞,“秃驴你也是可笑。”他冷哼一声,“世间妖魔千万,为何硬是盯着本大爷一人?”“…施主无需知道…”青坊主双手合十,与夜叉巧妙地打了个太极。
“哼!”夜叉也没想过要从青坊主哪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看这人好死不死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跟在自己身后很是厌烦,可这家伙看上去还笃定地赖着不走了,便气呼呼地摔下一句:“死秃驴,你有本事就跟着本大爷一辈子吧。”
“跟着…一辈子吗?”青坊主忽然出了神,喃喃地说道,“好啊,好啊…”像是在回答夜叉,但更像是在给自己答案:
即使他已经不记得你,即使要再一次面对他的死,即使会付出代价,你还是愿意尝试着修改过去,把他找回来吗?
我愿意…让我付出什么都愿意…
“喂!秃驴。”夜叉瞥见青坊主还在原地发呆,不由得好笑,“怎么,刚刚还想着跟本大爷跟一辈子呢,现在就想好好考虑考虑了?”“…非也非也…贫僧说到做到…”青坊主收回心神,快步赶了上去。
“你这时常发呆的个性,莫不也是佛门中人的特点?”夜叉看着青坊主瘦削的身板,损道:“莫要说本大爷未提醒你,日后若碰到械斗,本大爷可不会负责保护你。”“贫僧自知。”
青坊主行了个礼,“必不会为施主增添麻烦。”说着自顾自地往前走,留下夜叉在风中凌乱:
马达,导演!这剧情不大对啊!

若卿瞎唠嗑:
嗯我又回来了。
我又短了。
没有脑洞很伤心。
话说我在学校跟某位仁兄@阿愁 探讨了很多关于量子力学的东东。
然后我很悲惨地发现:
我真的把这篇写成科幻小说了QWQ
大佬们凑合一下吧…求轻喷
话说那句“你有本事跟我一辈子”是不是叉子最爱说的…
日常艾特金主:_@凯撒大帝·Eve 

吃枣药丸的现代学院paro(人设+前言)

主cp夜青

副cp狗崽、博晴、阎判、酒茨、黑白骨科

吃枣药丸的人设:
青坊主:语文课代表,爱好念佛经。白色长发,手握佛珠的禁欲系大师,当然,是遇到夜叉前。cp:夜叉
夜叉:暂无职位。爱好和别人打架及调戏媳妇(雾)青坊主。头发和衣服都是基佬紫色,手握三叉戟的…人。cp:青坊主
妖狐:美术课代表。爱好和漂亮的小姐姐烦不清楚。狐耳,模仿(?)晴明老师拿着一把折扇,为此经常被红叶找茬。cp:大天狗
大天狗:卫生委员。爱好用羽刃暴风清扫垃圾。金发的帅哥,衣服上印着一个大大的“祭”字。cp:妖狐
源博雅:弓道课代表。爱好友好(雾)地帮助晴明学习箭术,穿衣喜欢露半身肌肉。cp: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学习委员。爱好解题。戴着高帽子使自己外观上高于其他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衣服颜色是小哥蓝(雾)神荼蓝(雾)忧郁蓝。 cp:源博雅
酒吞童子:数学课代表。爱好喝酒、茨木童子(并非病句)。朝天红色拖把头,经常和夜叉互怼。 cp: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暂无职位。爱好跟着酒吞童子摸鱼。头上两只角非常杀马特,左手因特殊原因断了,因而劳技作业做得生不如死。cp:酒吞童子
阎魔:劳技课代表。爱好拖着判官。温文尔雅却一点也不矜持(判官)。cp:判官
判官:书法课代表。爱好跟着阎魔。特别喜欢写“死”字,为此吓坏了好几个老师。头上不知为什么贴着中国香港僵尸电影中的符。cp:阎魔
鬼使黑:暂无职位。爱好照顾弟弟。一个长相英俊的中二病晚期,弟控,急需治疗吃枣药丸的骚年。长年黑色丧服系列。口号是弟弟最可爱。cp:鬼使白
鬼使白:暂无职位。爱好监督鬼使黑。长得很好看却被吐槽为“娘炮”。疑似白化病患者的白发白衣服。cp:鬼使黑
前言
大概就是一个愚蠢的学院日常…吧
欢迎大家捉虫
大佬轻喷
靴靴~

若卿瞎唠嗑:
你们的若卿又开坑了
什么?你说我是开坑狂魔?
不,不不
没错我是被某位吃枣药丸的童鞋害的QAQ
目测这文会崩
虽然很气但还是要艾特金主

 @凯撒大帝·Eve